主页 > 产品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时间:2019-10-10 来源:长空电竞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在收到礼盒那天晚上,我决定做一件事,一件我想了很多遍的事情。

我把头发简单地盘起来,外面搭了一件白色的雪仿衫,蹬上我的羊皮鞋,趁着夜色就下楼了。

胡平正在楼底下擦他那辆破电动车,光圈在昏暗灯光下反射着鬼火一样的光,一看见我,他就把拇指和食指伸进嘴里,冲我打了一个长长的口哨。

“哟,大晚上打扮这么漂亮,去会情人去呀?”他歪着眼,抖着一条腿问。我妈很中意他,几次想撮合我们俩,我一直不乐意,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没理他,在路边挥了挥手,坐上了出租车,一边打电话给网友“舞墨飞花”。他在电话里阴阳怪气一连串地问:”秋秋,你要来见我啊?你可别忽悠了,哥哥等你等到黄花菜都凉了。”

“地址,赶紧说。”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惊喜地问:“秋秋,你答应了?”“阳阳小区……”他快速地说了一遍,我对司机重复一遍。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我的真名叫天佑,记住了是天佑,不是什么舞墨飞花,我今年已经四十八了,不是八十八,我净身高……”司机瞥过来的目光让我觉得做贼心虚,我利索地挂了电话。

一排排暧昧的路灯,使夜晚不再寂寞。四四方方包装精美的红色礼盒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沉沉地压在我的心头。

今天是个吉日,卦象说适合婚嫁。卦象还说我今年有桃花劫,前半句我不信,后半句我想试试。我就是想试试,不成功便成仁。

闭目养神的时候,我想到了静静。她是只自以为是的花蝴蝶,她说:秋秋,我殚精竭虑,尽心尽力,想得到要死要活爱情。”结果她得到了。又要死要活地失去了。

静静说:秋秋,差不多就行了,日子是给自己踏踏实实过的,不是给别人轰轰烈烈看的。她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的男友罗君是房地产大亨,钻石王老五,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暗示静静很多次让她看好她男友,她转动着手上那颗硕大的钻石戒指,阳光从窗口筛进来,碎如掌心的花瓣。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她再抬头看我时候就换了一副表情:“张爱玲说,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会永远等着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这么一个人。所以秋秋,你要……"

很多时候我和静静有着相似的性格,比如隐藏,比如虚荣,比如善变。还比如我们都有猎犬一样的嗅觉。

对于天佑,我没和静静说过,她贼眉鼠眼地看着我的脸色,指着我的手机问:“那个,那个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我冷冷地回:“我没有男朋友,只有救世主。”我要利用青春的尾巴为自己抓住点什么,倒不是我有多虚荣,但我就是不能活在静静的影子里。

那个拿腔拿调,装模做样的静静凭什么每次居高临下和我说话?论长相,论年龄我都不比她差什么,但凭什么她静静就比我姿态高,就因为她有个有钱的爹?

后来,我做了罗君的秘书。或者说静静发现了罗君身边的我。她对我变得小心翼翼,小恩小惠不断。我拍着她的手安抚:“静静,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需要这些俗物维持么?”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静静高举红酒杯:“为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干杯。”我心领神会地把杯子凑过去。杯子清脆碰撞的声音,犹如天籁。儿时的友情像一块橡皮糖,拉着,拉着就断了。

“秋秋,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把这个人搞定了,所有一切都是你的……”罗君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晃动着一串亮晶晶的钥匙:“这个你喜欢么,送给你。”

罗君的那幢楼房私自扩建,但是装修材料却没有跟上。为了这个他想尽办法,大家把所有归结到一个人身上,他就是天佑。

“秋秋,如果你肯救我这一次,我保证事后,一定给你足够的资金,让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若是你能和天佑修成正果,麻雀变凤凰,彻底告别过去,这就是双赢,你为什么不试试?”

他最后这句话很有分量,我听到心里一声炸裂,接着是轰然倒塌的声音。阳光下罗君模糊而不真实的影子和我重叠在一起,只有那串钥匙冰凉而坚硬,很真实。

建筑物不停地倒退,这个城市仿佛盛开的曼陀花令我垂涎而不能自拔。到了小区门口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舞墨飞花,不,是天佑。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他正站在门口东张西望,他的动作太明显,不由我不注意,脖子伸得很长,耳朵兔子似得支楞着,我刚一下车,他就大步走过来。

高高的个子,肩膀很宽,眉眼很重,穿一身浅灰色亚麻休闲服,有些书卷气,在夜的裹挟下却又自带一种温暖而魅惑的气场,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禾子?”他喊。“你说什么?”我问。“哦,没什么。秋-秋。”他看着我手里的礼盒唇边泛起一个若有若无微笑,对面的车灯有些刺眼。

他过来很自然地拉着我的手进了楼。他的手掌宽厚,温暖而有力。让我想起了父亲。

“你比我想象中的胆大……”他再次看着我,叹口气摇摇头:“但你终究不是她,她没有那么泼辣,她是一个传统女人。”“你在说什么?”我越来越搞不懂眼前这个男人。

“走吧,去我卧室看看……”不等我回话,拿过我手里的礼盒自顾自地拐进里屋。我把地址发给胡平后,目光从里屋豆青色窗帘移到绿皮西瓜上,感觉嗓子有些发炎。

卧室里一盏昏黄色的灯低垂着,落地窗帘已经全部拉上了,嘈杂声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星星点点的灯火透过来,屋子里半明半暗的影子重叠着令人恍惚是在梦中。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天佑转身去酒柜前倒酒。床头柜上有一张倒扣的相框,我把相框翻过来,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在镜框里冲我微笑。我呆立在那里。

天佑把一只红酒杯递给吃惊的我,另一只擒在手里轻轻摇晃:“她叫禾子,是我曾经故去的恋人,就在拍完婚纱照那天出了车祸,再也没回来……”

他缓缓呷了一口酒,品咂似地抿了抿唇。眼睛闭上又慢慢睁开,多了一些忧伤。

“你找我是因为我像她?”我看着他问。“你帮我完成我的心愿,我帮你完成你的心愿。我们这样不是很好么?”他嘴角一方向上挑起。

他都知道些什么?我的脸孔有些温热,端起酒杯,一股异样的甜甜味道滑如喉咙直入心底。

“秋秋,你知道明明唾手可得的幸福突然失去了那种滋味么?懊恼,气愤,失落。你知道么……”“但是一个人永远代替不了另一个人,无论我们多么,多么像……”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快速把彩带解开,打开礼盒,揭开盖子,两手一提,雪白的婚纱像缓缓浮出水面的鱼美人。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

“多漂亮的婚纱。”他眼里闪出热烈的期望。“乖,来,你穿上它一定很美!”他提着婚纱向我走来。原来礼盒里装的是这款婚纱?看着目光阴沉的他,我突然就怕了起来。

“不,我不穿!”我转身欲逃。却被他抓住手臂:“为什么不穿?啊?!”他的目光逼近我。

他的笑比魔鬼更可怕:“你知道不知道,禾子结婚照穿的就是它,她是我完美的新娘……”他一边抓住我的手,一边撕扯我身上的衣服。

“禾子,禾子,你答应我的,你答应做我的新娘。”他喃喃自语着,端正的五官变得扭曲。

“我不是禾子!……”我劈手夺过那套婚纱扔在地上向门外跑去,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反锁了。我眼前闪烁无数的星星,浑身虚脱一般,汗水涔涔而下……

“禾子,我什么都答应你,别离开我!”黑暗的影子追了过来。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文/莹莹子期;欢迎关注中财论坛
微小说:可怕的礼盒